主页 > 百家讲坛 >

选秀节目《青春有你》破局开播 换汤不换药依然“唯颜值论英雄”

/2019-02-22 16:25

  去年,广电总局颁布了史上最严限娱令,其中在2018年引发网络狂潮的几档选秀节目成为了最大的“受限者”之一。坊间一度戏言今年将“天下无秀”。不想元旦刚过,去年饱受主流声音批评的选秀节目今年换了个马夹还是出来了。先是有爱奇艺的《偶像练习生》更名《青春有你》开播,后有腾讯宣布《创造101》更名《创造营2019》即将粉墨登场。在巨大的社会效应和经济效应驱使下,两大平台各显神通,奇迹般的在总局限令下逆风而行拿到了播出权。只不过从《青春有你》的前两期节目来看,“更名”等“变革”更多的是一场“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文字游戏,节目所传递出来的价值观,以及可能对社会产生的负面影响并未就此烟消云散。

  从《青春有你》的前两期节目来看,为了更加贴合政策的要求,节目做出了很多改变和改造:

  其一是:弱化“偶像养成”、“选秀”的概念。

  《青春有你》首先在节目名称上,中文名丢掉“偶像”和“练习生”,去掉原来的英文名Idol Producer,在某些背景logo上,将出现的“Idol Producer”进行了打码处理;其次将上一季的“全民制作人”,改为“青春制作人”,规避掉了“全民”的提法;摒弃引进词“练习生”,改用“训练生”;此外在节目中也不用“偶像”这个说法,用“歌手”“男团”等代替。

  其二是:规避“娘炮”风险。

  也许是考虑到《偶像练习生》所引发的一系列全民对“娘炮”的舆论,《青春有你》从节目立意,到嘉宾艺人服化道都进行了刻意处理和规避:

  (1)节目立意上,聚焦“青春”这个概念。区别于去年《偶像练习生》第一期选手们普遍关注个人造型打扮等“爱美”倾向,《青春有你》摒弃对选手外形的讨论,而是加入“艺术指导团”的“专业指导”,对选手的综合实力进行点评;选手中也出现了一些外表非常硬朗的选手,节目中关于“嘻哈”也都用“说唱”来代替。

  (2)服化道上,不同于《偶像练习生》出现各种银色、红色等出挑发色,今年选手发色较为低调,至多染成稍暗的红色和黄色等,也没有选手普遍佩戴美瞳的现象,此外评委张艺兴和李荣浩的耳钉则全程进行打码处理,防止“娘炮”争议。

  其三是:加入更多正能量元素,强化正面引导。

  (1)对于导师选角上,不再过度沿用流量艺人、当红小鲜肉,更多的注重了艺人的个人能力素养与品德方面。对于更换的导师,舞蹈导师不再沿用上一季的“程潇”、“周洁琼”,而是改用出道二十年、更加有经验的“蔡依林”搭配一个团队出身获得过很大舞蹈大奖的“徐明浩”。说唱导师中的“王嘉尔”也换成了更加有实力的“艾夫杰尼”。

  同时,节目请来国家级的“艺术指导团”,借由他们之口对节目和选手进行艺术性的专业水平点评。

  (2)弱化“一夜成名”的概念,突出奋斗历程。结合节目slogan:“越努力,越优秀”,聚焦于全面展现训练生们的日常和其个人奋斗历程,节目很明显的感觉是努力的在靠近展示新时代新青年的立意。

  节目中张艺兴对张艺兴直指现在偶像团体市场的浮躁现象,从整片的节奏上使节目更加推向“正能量”。弱化想“一夜成名”的概念,强调“文艺工作者”是需要不断努力的付出才会有回报。

  (3)加入公益元素,在片尾插入选手拍摄的公益短片,呼吁大家参与“百万森林公益活动”保护环境守护地球。再一次突出节目是以积极向上、宣扬正能量的角度来挑选偶像。

  然而,以上三个部分的改变看似诚意满满,但做出了这么多改变的《青春有你》,所展现出来的内容又是怎样的呢?

  一.初选唯颜值论排名,区别待遇严重,价值导向存在偏差。

  节目录制前,粉丝对全体训练生进行的初判断投票,投票的结果直接决定第一期位置分配。排名靠前的选手享有入座第一候场区舞台位置的权利,而60名往后的选手却被安排置第二等候区无暖气、需要裹着大棉袄的玻璃房“大棚”。而事实上,粉丝投票仅基于爱奇艺提前放出的一张精修照片,在未看过训练生舞台的情况下对其进行实力判断实属可笑!爱奇艺声称的“实力初判断结果”不就是所谓的颜值排名吗?

  二、许多选手专业素养不过关却仍然入选,容易误导青少年。

  《青春有你》宣称是由217家经纪公司输送了4276名面试训练生,经过“万里挑一”的甄选,淘汰率高达98%,最后选出的100位选手。可在第一期节目中,就有出现多个不会跳舞、唱歌跑调的业余选手、只会rap、只想当说唱歌手却无作品的选手、练习时长仅十天半个月的选手等等。一群未进行专业训练的网红,例如柯钦明、叶河林、吴泽林等,靠着抖音、直播中的严重磨皮提前得到大波粉丝关注。这些实力堪忧的选手根本不具备当歌手需要的责任意识和能力基础,也完全感受不到他们对舞台的热爱和尊重,仅打着贩卖“梦想”旗帜想红而已。仅4个月的节目录制,就能让某些训练生从不会唱跳的一张白纸到一夜爆红甚至直至出道位,向观众传递了急功近利的价值观。

  三、“艺术指导团”设置生硬尴尬,与整体节目无法有机融合,艺术家沦为“尬聊”陪衬。

  节目邀请蒋大为、黄豆豆、滕矢初和王洁实四位艺术家加盟组成“艺术指导团,美其名曰对训练生进行艺术专业上的指导。然而实际上,除了在片头用了“艺术指导团”的正能量VCR装点门面外,只是在节目中偶尔穿插剪辑加入了指导团的场外点评。这种场内场外区别对待的设置,使“艺术指导团”与场内“制作人”和选手全程零交流,不仅不够尊重几位艺术家的专业和点评,也对选手起不到任何实际指导作用,并且还引发了网友的普遍反感和差评。

  四、投票方式的设置有圈钱嫌疑,可能导致粉丝砸钱投票,带来负面社会影响。

  作为《偶像练习生》第二季的《青春有你》,在投票方式上,依然沿用上一季。一是日常账号投票,采取会员投票数多于普通用户的“VIP多投一票”模式,例如《偶像练习生》播出期间,粉丝为能给“爱豆”多投几票,从以万计的数量购买会员。二是大批量购买定制会员卡,“真情实感”地砸钱追星。VIP定制卡有最多30次投票机会,且不限购买次数,在《偶像练习生》总决赛中,仅定制会员卡就卖了至少3000万。三是买冠名商品获得投票券。例如第一季《偶像练习生》推出限量维他命水和矿泉水获得投票券活动。爱奇艺抓住背后庞大的年轻粉丝群体年龄较小,容易冲动消费等特点,进行多元化营销。随着赛事的升级,含有“水票”的农夫山泉维他命水和矿泉水在一些地区一度断货。按目前爱奇艺宣传上能看出本季可能也会继续沿用以上三种投票方式。

  “粉丝越有钱,出道越幸运”。这种砸钱现象到比赛结束后依然没有结束,“粉头集资后跑路”的社会新闻依然屡见不鲜。虽然《青春有你》第一期极力打造“青春”“努力”等“新时代新青年”的定位,但依然换汤不换药,粉丝的“经济基础”决定了偶像的出道命运,而这一点有时并不与业务水平直接挂钩,从《创造101》杨超越高位出道即可见一斑。

  五、公益活动加入过于敷衍,沦为空有形式主义的营销手段

  正片里对公益活动环节毫无展现,例如第一期的“百万森林”项目只在穿插的VCR里有限露出宣传,传播影响力十分受限。

  从以上五点来看,目前选秀节目的制作方大多是对照着政策条款照本宣科地从包装和概念上做相应的调整和迎合,但在实际的内容制作和营销当中,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地并没有切实地将政策法规的内核精神吃透,换汤不换药,种种环节设置传递出来的价值观依然如故,令人遗憾。

选秀节目《青春有你》破局开播 换汤不换药依然“唯颜值论英雄”